鱼干干

懒人一个,专注吃粮,偶尔也会开车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官方爸爸您最厉害_(:з)∠)_

〖R麦〗古董枪 (一辆古董老爷车)

写给基友的文,因为r麦太少了,所以她让我试着写一写,第一次开车,写的不好请见谅
《古董枪》
瑞破接到了他有史以来最头疼的任务——清理死局帮。
“别这么愁眉苦脸的嘛,至少比面对智械要好的多吧”莫里森笑着说道。
“不,我宁愿去拧断那些破铜烂铁的脖子”瑞破最不擅长的就是与人打交道,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做了很多事却并不被公众所熟知,最后甚至被莫里森抢去了指挥官的名号,他也许生来就是黑暗的化身,鲜花和掌声说起来跟他真的一点都不搭,所以瑞破选择加入了一个秘密的组织——暗影守望,也许只有在这里瑞破才能安慰自己不被人重视是因为这里的晦涩和不能见天日。
暗影守望也是守望先锋的一部分,只不过是与鲜花和掌声相对立的部分,这里的人都是罪大恶极的死刑犯或者杀手,暗影守望给了他们一次重生的免死机会,但是条件是他们要为暗影守望卖命,与守望先锋的任务不同,这里充斥着肮脏,残忍,不堪入目的审讯方法和非人道的规则,一个人被太阳照射,必定会留下影子,如果说莫里森所带领的守望先锋是太阳光彩照人的一面,那他和暗影守望则是影子。
虽然很讨厌与人打交道,但是任务也是不得不完成的,66号公路是死局帮的据点,很多运送货物的车辆都在这里被劫持,他们在这里赌钱,杀人,无恶不作。虽然是个人数比较多的组织,但是基本上都是小混混和头目,基本构不成威胁,没过午时,死局帮基本就都被清理干净,剩下的是几个死局帮的头目,他们留下这些头目,看看能否被利用起来。瑞破本来计划的是杀光所有人早早的回基地,因为快到正午的太阳实在让他受不了,这几个被抓来的小头目里,大部分人都老实的蹲在地上,但是一阵香烟的味道让他注意到一个戴着帽子,围着红色围巾的牛仔,竟然还在悠闲的抽着雪茄。“喂?小子你是在找死吗?”旁边的一个在暗影守望重生的死刑犯揪起了牛仔的衣领。“哦,抱歉,午时已到,不来跟雪茄我会死的”牛仔笑着说道,完全没有其他人的害怕和惊慌。瑞破注视着这个牛仔,上下打量着他,发现他的腰间别着一把左轮手枪,这个时代竟然还有人用这种老古董,看牛仔的样子年龄并不大,这让他对牛仔产生了一点兴趣,因为在这个机械和智能维持的时代,没人想去研究一把几百年前的古董枪,况且这种东西非常难用,既没有战术目镜的自瞄也没有充足的弹药。
“牛仔小子,你腰间的东西,你会用吗?”瑞破难得决定给他一个活命的机会
“你说的是这把左轮?哦,当然”麦克雷脸上不自觉露出一丝得意
“那好,我给你一次机会,十分钟内,就在这66号公路,杀了除你之外的所有死局帮头目,我保证你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如果没有,那剩下的人将代替你享受阳光。”
“我没意见,不过,让我把这根雪茄抽完,午时就快到了。”
不意外的牛仔杀了剩下所有死局帮的人,意外的他只用了不到5分钟就把他们都清理了
“我想你应该不会反悔吧?”麦克雷笑着问到。
“如果你一直这么啰嗦的话,我想我会反悔的。告诉我你的名字,牛仔小子。”
“麦克雷,杰西·麦克雷”说着麦克雷又点燃了一根雪茄
“加布里尔·莱耶斯,希望你能适应今后的生活,我先提醒你,这并不比你在死局帮的生活要好。”莱耶斯简单的说明完后便转身走了。
“麦克雷”莱耶斯在心里重复着的牛仔小子的名字,不自觉得嘴角微微的上扬了些许。
回到基地,莱耶斯终于拜托了那该死的太阳,安排好一切之后,他的手上多出了一件东西,左轮手枪,本来应该是交给暗影守望组织管理这些罪犯们的东西,他却用了一点点小手段,真的只是把地狱火顶在对方的脑袋上而已,就把这老古董手枪拿了回来,他其实也不明白为什么他要拿回来这种东西,不过拿都拿回来了,先放着好了,瑞破并不知道,这一放就是一个礼拜。接到紧急任务的他去了一趟俄罗斯,那地方还真是冷的让人发抖,在俄罗斯这种鬼天气的摧残下他竟有点想念66号公路的太阳了,不自觉的就想到那牛仔的面容,瑞破不自觉得就加快完成任务的进度提前了三天回到基地,除了这鬼天气的原因,他总觉得莫名的不安,加快了步伐,刚回到基地他打算先去看看牛仔小子是不是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这么想着就走到了麦克雷的房门前,敲门,等待,并没有人回应他。。。
“哦,瑞破,你在找前几天才来的那个牛仔吗,你的手下说要提前帮你调教他,三天前就把他放到审讯室了,话说那个牛仔小子被折磨了三天还活着吗?”艾米丽冷笑着,一摆手“话说你也应该管管你的手下了,虽说是为暗影守望卖命,但是他们骨子里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还没等艾米丽说完,或者说瑞破听到麦克雷被抓到审讯室的一瞬间他就已经知道他为何这么焦躁不安的想回来,这帮该死的混蛋,如果小牛仔被他们玩死了他一定要用它的地狱火射烂他们的脸。审讯室的灯果然是亮着的,瑞破握着地狱火的手又紧了紧,如果进去之后他只看到了牛仔小子冰冷的尸体或者一些他不敢想象的画面他决定用这些混蛋的血来偿命。推开门,四顾并没有找到麦克雷,不过看到床边几个猥琐大汉的身影他就已经知道发生了些什么
“全都滚出去”瑞破用着他已经忍耐到极限的声音压抑命令道。
“莱耶斯,我只想帮。。”话没说完地狱火已经伸进了这个想要解释些什么的人的嘴里,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双手投降,很快的屋子里只剩下瑞破和几乎一丝不挂被绑在床上的麦克雷。
“哦,老兄,如果你说的新生活是这样的‘愉快’,那我宁愿死在66号公路”麦克雷看来意志还没被打垮,只是声音听起来有点怪怪的,还有工夫跟他调侃,看来应该死不了,瑞破总算放下心来,但是脸上还是毫无表情,走到床边去看麦克雷的情况。
“他们对你做了什么?”瑞破一边帮麦克雷解开绑在他手上的手铐一边问着
“没什么,只不过用鞭子抽了我一天一宿,然后在我脸上吐口水,然后喂我吃了些奇怪的药物并且想让一些长得像相扑运动员的人对我做点什么不可描述的事。。不过最后一件事还没发生,你就出现了”。
瑞破脸色越来越黑,尤其听到后面,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帮混蛋要对麦克雷做什么,他快要气疯了“还能站起来吗?”但脱口而出的依旧是冷冷的语气。
“站起来是可以的,但是总觉得有点热?比66号公路正午的太阳还热,哦,有点耳鸣,你知道他们喂我吃的什么鬼东西吗老兄?”麦克雷看起来越来越不好的身体情况,却依旧硬撑着回答着瑞破的问题,“好吧我懂了,如果你不介意,你愿意做点什么吗,或者直接用你手里的枪杀了我也可以,说实话我真的有点热的受不了了。”麦克雷勉强站起身来,扶着旁边的墙壁,也不管身上唯一的遮体的东西滑落到地上,就这么裸着跟莱耶斯说着,因为那股火已经不是一般的大了,他感觉他的听觉神经快被烧坏了,再过不久也许他就要被这股火烧聋了。
“如果你让我感到不满意,我随时都会用枪杀了你”也许麦克雷就是一个潘多拉魔盒,却还想要去打开它,瑞破走过去,一手撑着墙面,一手托着麦克雷的后脑吻了上去,虽说是吻但却毫无温柔可言,虽然在杀人方面麦克雷自愧不如,但是在接吻这件事上他还是很有自信,看起来瑞破真的没有什么经验,或者说他可以把一切美好的事情包括做爱这件事当做杀人一样在进行着,麦克雷耐心的伸出舌头去引导者瑞破,瑞破干燥的嘴唇被麦克雷的唾液一点点湿润,温柔的舌头一点一点伸进瑞破的双唇之间,而反观瑞破,他还是依旧粗暴的用着蛮力。
一吻结束,“哦,老兄,你的吻技真的烂透了,你不会没做过这种事吧?”麦克雷有意味的笑了笑,好吧,他确实说对了,对于瑞破,年纪轻轻就进入了军队,长达十几年的军人生活让他早已将这种原始的快乐抛诸脑后,再加上在暗影守望这几年,看多了各种肮脏的女人,让他真的一点都提不起性趣。
“如果你还想做下去,就闭上你的嘴”瑞破确实有点被这个话多的牛仔小子激怒了,再怎么说他也是个男人。他用非常粗暴的方式将麦克雷弄到了床上,恶趣味的舔着麦克雷身上还在渗着血的伤口,有时候还坏心的咬上去让本来结痂愈合的伤口留出更多的血,满意的听到身下男人吃痛的声音,舔着嘴角的血液,让他莫名的兴奋起来,果然只有血才能勾起他的奇怪性欲。迅速的把裤子解开,释放出他几乎没用过的计数器,“老兄,你不会想直接。。。嘶。。”麦克雷扭曲的脸证明了他想的是正确的,对这方面完全没什么了解的瑞破果然提枪就上直接闯进了麦克雷,“哦,虽然我没和男人做过,但是这种体验真的遭透了!”麦克雷吐槽到,明显那里撕裂了,有血渗了出来,瑞破发现这么做的自己真的蠢爆了,因为他的计数棒被麦克雷的那里夹的生疼,而且完全无法动弹,“好,好,现在听我说老兄,我尽量放松,你慢慢退出来”麦克雷现在只能安抚这个野兽不要撕裂自己,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莱耶斯并不是野兽,而是恶魔,因为血液的润滑加上麦克雷的放松或者药物的作用,瑞破感觉到一丝放松,但是他并没有出去而是全部顶了进来。“他妈的。。。你这个混蛋!”麦克雷不禁爆了粗口,“好吧,好吧,给我一点时间适应”麦克雷觉得现在让莱耶斯退出去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只能试着慢慢适应,莱耶斯本想的是温柔对待他的小牛仔,但是尝到麦克雷血液的那一刻,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内心那股可怕的邪念,占有他,让他为自己流血。
“好了,我想你可以。。试着动一动?”麦克雷已经尽量让自己‘享受’这场性爱,“先不要动的太。。。。唔”喋喋不休的嘴被堵住,还是一样烂透了的吻技,下身疯狂的抽动,毫无技术可言,但也是最原始,毫无保留的,莱耶斯把他一切的爱,也许已经扭曲的面目全非的爱展现的淋漓尽致,谁也不会想到一脸禁欲的长官会冲着一个黄毛小牛仔做这种事,渐渐的痛感已经麻木,被药物催化的麦克雷感觉一丝丝快感袭来。
“呃啊。。。”麦克雷现在坐在这个野兽身上,头靠在他的肩膀,他被顶的五脏六腑都快要散架,莱耶斯像在和他赌气一般,无尽的索要着他,是那么的认真,那么的卖力,像吃不到糖的孩子,麦克雷闭上眼睛,如果你想要,那就都给你。
这场像打仗一般有着莱耶斯风格的性爱在莱耶斯横冲直撞到那一点,麦克雷忍不住咬伤了莱耶斯肩膀紧缩住后面的那一刻宣告结束,不得不说,这比打仗还要累。莱耶斯在释放的一瞬间才稍微恢复了些理智,看到麦克雷身上的血痕,伤口和身下还在往外溢的红白液体,他才意识到他都做了些什么。一场美好的他和牛仔小子的第一次被他搞得一塌糊涂,不知道怎么张口的瑞破愣在那里
“长官大人,恕我直言,你的做爱天赋真的弱爆了,就像一把不能用的古董枪,我想除了我,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人从这场性爱中得到一点快感了”说实话,虽然前期除了痛什么也感觉不到,但是后来麦克雷还是一点点引导莱耶斯在他的敏感点上卖力,这也让他后来尝到了一点甜头,也不算糟糕透顶,“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亲自教你长官,当然我会保密”。麦克雷开玩笑的说着
“从下周开始,周三和周六来我房间睡”莱耶斯一脸认真的说道,“我想我要跟你学的东西还有很多”探身舔去麦克雷嘴边咬伤他肩膀的血迹。
麦克雷当机了0.5秒之后,欣然接受了这个决定,新生活吗,其实还不赖
“遵命,我的长官”

发带(源氏新皮肤的脑洞)

抽不到源氏新皮肤的我,只能用脑洞满足一下,顺便这麦源本来是写给我一个基友的,随便发发。


源氏再为马上要开展的运动会做着准备,换上了托比昂为他亲手打造的日本特色护甲,一身红白装扮和以往的银绿相间不同,握着手中的红色龙一文字,又忍不住想起来家乡日本,和花村里那年年凋谢又开放的樱花,思绪飘的越来越远,突然抚上他脑袋后面发带的手将他带回了现实。 源氏:麦…麦克雷? 源氏看着麦克雷不同往常的装扮,竟然把围巾换成了美国国旗的图案。竟然让他有一点像要发笑:-D 麦克雷:哦!我就知道,想笑就笑吧,我就是怕你在赛马场上看到我这幅样子太吃惊,就提前过来给你打个预防针,该死的瑞破,他说你这幅德行只有围着美国国旗才能让美国人民真的认同你,牛仔小子。 麦克雷无奈的翻了翻白眼 源氏收起了太过灿烂的笑容认真的说:嗯…其实还不赖,不过杰西,为什么你要一直握着我的发带? 麦克雷:哦,这太丑了! 源氏歪着脑袋表示不懂,麦克雷连忙解释道:别误会,我不是说你,我是说这不符合你现在这身白色装甲的墨绿色发带 是的,托比昂只会做装甲,并没有考虑和装甲搭配的发带。源氏还在考虑怎么办的时候麦克雷已经把他原本墨绿色的发带解了下来,破破烂烂的发带上还绣着岛田家的家族纹样,证明着他的主人在岛田家的一切过往。 麦克雷:是时候换一个新的了!虽然…也不算新? 麦克雷把一条剪裁的不怎么整齐的红色发带系在源氏头上 麦克雷:嗯,不错,看来我有当裁缝的天赋,如果以后不干这行了我觉得我可以当一个手艺人! 源氏:杰西…这是? 麦克雷:别在意,这只是一条暂时用不到的红色围巾改的罢了,我现在有它了(指了指脖子上的美国国旗) 舍弃过去吗?源氏看着镜子中的红色发带,这样也不错呢。